健身房之外户外运动风正劲

来源:本站日期:2022-11-15 浏览:5

  健身房之外户外运动风正劲2022年可谓是是户外运动发展元年,不光是露营、飞盘橄榄球、陆冲桨板等项目的爆火,国家政策层面也捷报频传。

  11月7日,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发展改革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户外运动产业发展规划(2022-2025年)》。

  报告主要目标是在2025年,实现户外运动产业总规模超过3万亿元。建设各类户外运动营地10000个。打造100个全国知名的户外运动赛事与节庆活动品牌。力争户外运动管理人才达到十万名;具备专业户外运动技能和服务水平的户外运动从业者达到百万名;熟练掌握户外运动技能的深度参与者达到千万名。

  而在报告发布后的数小时内,体育概念股快速拉升,三夫户外舒华体育、力盛体育、牧高笛中体产业、双象股份等涨停,鸿博股份、星辉娱乐、莱茵体育等涨超8%。

  在疫情对旅游依然限制的当下,更多人选择在城市里开拓「户外运动」。冲向户外、拥抱自然,也正在成为更多健身者的新选择。

  比如上海人气位居前列的岩舞空间、大岩悦动,给健身人挑战体能提供了新方式;最早落在上海的「极限飞盘」,已长成了数百名90后年轻人组成的新兴健身社群;另外,滑雪的SNOW51、冲浪的HDWIND,都代表了新潮的健康生活方式。

  当然,更不用提在中国开了多年斯巴达勇士赛、TNF100等越野赛事,如今都已迎来数万名健身爱好者参与。

  对于疫情后逐渐复苏的运动市场来说,不仅是健身行业的繁荣,户外运动也已迎来春天。

  根据美国运通于2021年9月的一项新全球调查,76%的消费者愿意在闲暇时为户外探索相关的「健康活动」支付额外费用,而绝大多数人认为这有助于改善他们的心理健康。

  从自然选择的角度,户外运动似乎也更加符合天性选择。以至于在东京奥运会中,也将户外运动滑板、冲浪、攀岩等纳入竞技项目。

  另一方面,户外运动的本质,也更加符合年轻人价值取向——这不是增肌减脂的任务,而是一种愉悦身心的生活方式。

  且与在室内锻炼相比,在室外锻炼后,一种引发压力的激素皮质醇水平会出现显著的降低昂降低[1]。且在对受试者进行为期一周的观察后发现,在户外锻炼的参与者平均比室内锻炼者多运动了30分钟[2]。

  多元化的运动环境会是整个市场的未来走向,在周中选择前往健身房达到必要的锻炼目的,到周末、假期选择户外运动放松身心。

  户外运动的含义早已日新月异,或许十年前,大部分人认为户外运动更是「户外探险」,是一种挑战自然,探索险境的猎奇活动。

  但随着各大门户网站如8264、绿野、磨房等位一大批户外爱好者的涌入,以及「驴友」一词的应运而生,户外运动开始走入大众视野。

  「新鲜空气」和「身体活动」现在成为户外运动的主要标签,走出狭窄的室内空间,在自然中运动流汗,将从前的极限探险改变为贴近自然的释放过程。

  同时,户外运动品牌也在崛起。截至2020年,外资品牌仍然占据中国户外装备市场约70%的份额。

  在健身渗透率相对较高的城市,如健身房数量在全国头部的北上广深,户外运动更成为都市白领逃离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和繁重生活压力的出口之一。

  从长时间放松身心的远足、露营,到一天内能够休闲尽兴的登山、滑雪、户外骑行、山地车、单板、皮划艇,竞技性的如户外障碍赛、斯巴达勇士赛,极限运动如跳伞、滑板、BMX,越来越多的户外运动被纳入日常休闲的考虑范围,也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喜爱。

  甚至一些更加新式的娱乐风向标出现在户外运动的阵营中,「旅修」——即在旅游时同时进行必要的健身活动。

  这种健康旅行的需求在疫情后的全球范围内出现大幅度的增长,游客选择以健康主打的度假村,并从中租赁越野自行车,或是走进被精心修饰后的「自然环境」中完成一场一个小时的瑜伽修行。

  甚至有人愿意一掷千金选择来一场物质和精神都能被满足的「野奢」,即Glamorous Camping(豪华露营)。比如在云南和西藏交界处,香格里拉之外几百公里隐藏着的豪华五星级酒店,在悬崖边,在沙漠深处,在原野尽头,处处可见Glamping。

  这些野奢酒店也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去年旅行业因为疫情整体遭受重创,野奢酒店却成了例外,逆势上扬,杀出了血路。

  或者说,对比户外运动,健身房运动存在部分功利性因素于其中。追求饱满的蜜桃臀、吸引眼球的肱二头肌、或者是举起大重量时周围羡慕的眼神。这些其实都是促进健身者继续进行运动的动力之一。

  对于运动动力,从运动心理学角度能够概括出来源,「外部动机」和「内部动机」。

  内在动机指个体内部自己产生的,不受外界影响的动机,它由一系列的心理需求决定(自我决定,效能,好奇心),而外在动机是由外部,他人或环境引起的,这些动机推动了运动行为的开始,继续或者是重新开始。

  在健身房中运动,需要足够的外部和内部动机,来满足健身人群的持续运动热情。但户外运动却能够提供动机,以兴趣为主导,并吸引健身者自愿参与。

  在美观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一项观察中发现,对比户外自然环境和室内健身场所的用户感知,发现户外健身者在运动中投入的定向注意力和社交互动时间显著高于室内健身,这很有可能有助于促进长时间的坚持运动[3]。

  举个例子,斯巴达障碍赛的参与者通常为多数健身爱好者结伴参赛,在赛道中的泥地穿越、围栏翻越等障碍都是体现团队精神与友谊的重要场景。随着儿童参赛者增多,家人的情感联系也成了另一个支撑完赛的动力。,

  而将这种现象具化到生活中,下班后想要去健身房做三组杠铃卧推的白领,却被车水马龙的高架桥堵在20分钟车程的路上一个小时。这时野外骑行的自由放纵和水上冲浪的极限潇洒会成为无比吸引他前往的动力。

  在现代健身产业兴起之前,人们通过在崎岖不平的地形上行走和奔跑、爬行、攀爬、投掷和接球、徒手格斗来锻炼基本的运动技能。 而这正与时下正在流行的徒步、攀岩大致相同。

  当中的决定因素包括野外生活的实际需求,以及在危险来临时避免威胁和抓住生存机会的重要需要。

  健身房作为都市打工人短暂的乌托邦,有其存在的独特和必要性。而户外运动打破了人类文明和绿树红花清晰的界限,将短暂的逃离的日子变成向往的生活。

  国庆假期前,在 面向场馆的体育消费券外,「健身运动+旅游」的形式已迎来热度。

  比如长三角地区体育产业协作会,在去年国庆前夕发布了2021年度长三角地区精品体育旅游项目,其中包含14个精品体育旅游目的地、7个精品体育旅游线个精品体育旅游赛事等。 与此同时,国家体育总局、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发布「2021年国庆假期体育旅游精品线路」。

  受过专业培训的教练和无需担心无常天气的受控环境,会是很多有运动需求的健身者的最佳选择; 每天都能进行的团体课程,相比于假期才有可能的户外运动也具有明显的时间优势;运动后齐全的淋浴设施和桑拿服务,也是很多精致都市男女的 必要选择 。

  当996告一段落,运转体系从效率转向公平后,健身运动也将不再只是门「增肌减脂」的任务,更有机会成为愉悦身心的生活方式。

0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