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春节放假后再未开门律师支招会员这样维权

来源:本站日期:2022-10-12 浏览:7

  健身房春节放假后再未开门律师支招会员这样维权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花钱健身,不少人选择办一张健身卡。最近,家住武汉市江夏区的龚女士感到烦恼的是,她办卡充值的那家健身会所,自从春节放假之后一直没有开门,不仅没有退费,健身房负责人也处于“失联”状态。龚女士于是致电极目新闻热线日,记者来到江夏区采访了此事。

  2021年3月,家住武汉市江夏区的龚女士在位于江夏区金地·褐石庄园一家名叫菲利弗游泳健身会所办理了会员卡,“当初感觉这里有游泳池,环境不错,还可以练习搏击、跳舞,所以趁着有活动就办了会员卡。”龚女士告诉记者,当时她办理了一张家庭健身卡,共缴纳5776元,健身卡的使用期间为2021年3月20日—2023年3月19日。

  龚女士健身3个多月后,因为健身房位于地下负一楼,一次下了暴雨,健身房内的地板与地暖进水需要维修,所以停课了一段时间。维修之后,健身房又开业了,但是后续发生的事情,让龚女士等人开始担心,“去年8月左右,健身房的教练集体罢课过一次,理由是因为健身房拖欠他们的工资,而健身房给出的理由是因为垫付了维修费用,这个钱物业一直没有给他,导致健身房发不出工资,当时这个事情闹得有点大。”

  龚女士说,此次“讨薪事件”后,原来的健身教练陆陆续续离职,到去年10月份左右所有的健身课程都处于停课状态,只能进行基本的健身器械锻炼,“游泳池可以使用,但是没有热水洗澡,说是热水炉坏了。”

  对于健身房的这个情况,当时不少会员表示担心。为了证明健身房仍在正常运转,当时菲利弗健身会所张贴了一份“情况告知书”。龚女士拍摄了“情况告知书”,写着:金地菲利弗健身会所目前经营业态一切正常,请大家勿传谣、信谣、造谣。

  今年春节前夕,菲利弗游泳健身会所发了一个放假通知,通知上写道:本店将于2022年1月21日—2022年2月15日放假休息。2022年2月16日正常开馆。

  但自从1月21日放假闭店之后,龚女士和一众会员就再也没有等到健身房重新开业的通知。此时,龚女士等人才想到,健身房是不是跑路了?

  8月17日记者看到的通往地下健身房的正门通道已锁(极目新闻记者林楚晗 摄)

  8月17日记者看到的通往地下健身房的后门通道已锁(极目新闻记者林楚晗 摄)

  龚女士告诉记者,目前健身房内的器材还在店内,没人搬动。8月17日下午,记者跟随龚女士来到了金地·褐石庄园,前往那家健身房,却发现正门和后门均已上锁,不能通行。

  为了维权,龚女士与其他会员一起找到该机构总部,合肥市菲利弗体育文化有限公司,可总部负责人却称,武汉市菲利弗游泳健身会所属于加盟商,独立经营,总部不会承担任何责任。记者拨打合肥市菲利弗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电话,无人接听。

  记者在天眼查的搜索显示,武汉菲利弗健身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0月9日,注册资本5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宋世雄,持股比例100%。

  “宋世雄现在处于失联状态,是联系不上的。”龚女士告诉记者,虽然经营许可证上写的法定代表人是宋世雄,可菲利弗的实际老板并不是他,而是陆占军。他们此前也给陆占军打过电话,可对方在电话里表示,不是自己不想开业,去年夏天下暴雨淹水之后,自己垫付了维修款,物业没有偿还,还有一些账目往来问题,这才导致健身房一直没有开门。在龚女士提供的通话录音里,陆占军表示自己目前不会回到武汉。

  在采访中,龚女士气愤地表示,此前因为健身房一直在办优惠活动,因此很多会员都充值了不少的会员费,“最多的充值了18500元,是10年的会员,最少的也有2000元,和我们有相同遭遇的人现在多达几百人,金额可能达到三四百万元。”

  湖北尊而光律师事务所高蕾律师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六十三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高蕾律师表示,宋世雄在武汉菲利弗健身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00%,龚女士等人可以把公司及个人独资股东宋世雄列为共同被告以对方违约为由主张退款。而对于龚女士等人表示的公司实际控股人不是宋世雄这个情况,可以由宋世雄实际承担了相应的责任之后,再由他向实际股东进行追偿。

  目前,龚女士等人已前往武汉市公安局东湖高新分局同心派出所进行报案,警方已介入调查。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0
首页